內網 中文EN
在雪域高原書寫南亞研究的精彩華章
2019-08-09 來源:《社科院???019年8月9日總第490期 作者:本報記者 高瑩
分享到:

  西藏,是地理高地,也是文化高地。在第八批援藏干部、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法理研究室主任胡水君看來,這里更是他學術生涯的再次出發地。在這里,他開啟了自己第二門專業——南亞研究的治學之路,也為雪域高原播下了相關研究的學術火種。

  他是南亞研究所一直在等的人

  胡水君的專業領域是法律研究。2016年7月,援藏啟程前,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能為西藏做些什么?又能在那里學到什么?

  到達拉薩后,胡水君被分派到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工作。根據院黨委決定,他于2016年8月開始協助組建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所,并擔任南亞研究所負責人。

  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所,是于2015年8月獲批籌建的,由于種種原因,籌建工作一直擱置。對胡水君而言,南亞研究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有同事擔心他會有所顧慮,但胡水君毫不猶豫接下了這項艱巨任務。他開玩笑地說:“也許,我就是南亞研究所一直在等的那個人?!?/p>

  面對陌生的環境和研究領域,胡水君以積極嘗試、正面應對、勇于擔當的心態迅速開展工作?;I備南亞研究所揭牌儀式,是初期工作的一個重點。胡水君按照院領導的指示,與相關人員反復研究擬訂南亞研究所揭牌儀式籌備方案,多次往返家具店購置辦公器材和用品,安排人員制作南亞研究所的所牌、所徽等,逐一落實各項籌備事宜。2016年10月31日,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所揭牌儀式順利舉行。至此,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所作為全國社會科學院系統第三家南亞研究所正式面世,這也是地處西藏的首家專門研究南亞問題的學術機構。

  一次跨越專業的高原綜合實踐

  南亞研究所揭牌后,有學術界同行主動聯系胡水君,興奮地表示:“這么多年來,西藏終于有了南亞研究所!”一些專家學者還不約而同地向他提到,西藏在南亞研究方面具有地緣優勢,要充分發揮這種優勢。還有一些實務部門主動找上門,商談合作事宜。來自各方的良好反響,增加了胡水君和同事們的信心,也堅定了他們辦好南亞研究所的決心。

  南亞研究涉及內容非常廣泛。面對龐雜的研究對象,胡水君很快進入角色,通過制定規劃明確工作目標和思路,積極組織全所上下集體學習研討習近平總書記有關南亞的講話和文章,以此作為進入南亞研究領域的第一門徑,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為打開業務局面、擴展工作聯系,只要有機會,胡水君就會積極向外界介紹南亞研究所的相關情況。他鼓勵所內科研人員通過在報刊上發表理論文章來擴大研究所的學術影響,并身體力行。援藏期間,胡水君在《西藏日報》《中國社會科學報》《聯合早報》《大公報》等報刊上連續發表了多篇理論文章,大多冠以南亞研究所之名,以增進外界對研究所的了解。

  甘做青年學者的“學術經紀人”

  如何讓南亞研究所在學界扎穩腳跟,是時刻縈繞在胡水君腦海中的問題。在他看來,一個高水平的研究機構不能只看一時之功,更要謀長遠發展。為此,他采取各項舉措,不斷加強“兩個學術基礎建設”,即研究人員的學術能力基礎建設和學術成果基礎建設。

  科研工作,成果是關鍵,人才是根本。新成立的南亞研究所,一方面面臨著廣闊的研究領域,很多研究工作急需開展;另一方面又面臨著研究人員都是本領域新手的現實,人員專業素質急需提升。研究所里的一些青年研究人員曾向胡水君表示,希望他能引薦他們參加其他單位已有的課題研究,承擔一些輔助性的工作。胡水君認為,學術“打雜”對青年學者的成長也許有一定好處;但只有獨立自主地進行研究和寫作,才是提高學術水平最有效的途徑。為此,他利用回京休假的時間,主動與出版社協商合作,促成了“中國與南亞研究叢書”項目的落地。該叢書包括6種專著,除胡水君本人帶頭承擔1本寫作任務之外,其余5本均由南亞研究所青年科研人員獨立負責撰寫。

  為了加強與年輕科研人員的溝通交流,胡水君還在所內開設“南亞周會”。周會于每周三固定時間召開,由他牽頭,南亞研究所年輕人員自愿參加,就讀書、寫作、新聞、工作、生活等話題進行交流,旨在加強引導、激發思想、促成寫作、帶動工作,有意識地對年輕團隊開展“傳幫帶”工作。有西藏同事把胡水君形容為所里青年學者的“學術經紀人”,這個形象的比喻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同。

  對一名專業學者而言,無論是日常工作還是生活,學術觀察和思考都貫穿其間,成為一種思維方式。援藏期間,胡水君日常所見都是西藏,工作所思則在南亞研究,他也因此時常思考西藏、南亞乃至亞洲的未來。如今,援藏期滿的他已經重新回到北京的科研崗位。在這片雪域高原上所了解到的和所思考的,將伴隨他以后的學術研究。

責任編輯:王寧

天天乐棋牌娱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