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網 中文EN
向大地學習:岷山涪水夢有知
2019-12-06 來源:《社科院???019年12月6日總第505期 作者:盧芳芳(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分享到:

  扶貧干部在平武縣泗耳鄉泗耳村與貧困戶交談。作者/供圖

  2019年即將收尾。這一年大約有8個月的時間,是在四川省綿陽市平武縣度過的。2019年5月,我結束為期一年的平武掛職生活,在這之后的半年內又四次返回平武大地,完成部分遺留工作。過去的這半年,某種程度上與掛職生活難以割舍,像是它的延續。

  學術·體驗·生命感

  2018年5月,我到平武縣掛職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副局長。平武縣位于青藏高原東南邊緣,是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國家級貧困縣。雖說是貧困縣,論自然資源,這里一點都不匱乏。平武縣有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有335只大熊貓,被稱為“天下大熊貓第一縣”。這一年,確確實實受益匪淺。無論是幫助村民自組織文化傳習,還是為縣里撰寫關于社區生態保護與發展的要報,都是珍貴的體驗。關于學術與生命感的關系,多年前就開始思考,而今更深刻認識到:體驗,做為原創性工作的來源,如此重要。

  到縣里一個月后,中國社會科學院領導前來看望掛職團。座談會上,我發言如下:“這里自古不排外,各民族相處和諧,宗教多元。在這里,每天都有新鮮感覺,發出‘原來是這樣’的感嘆……”在這里,我感受到不同群體對生活的深入思考,那思考實在真切,是當下建設美麗中國的生動注腳。在這里,看到某個鄉的“四川最美民宿”,這是農村宅基地通過工商資本盤活的典范;看到阿里生態扶貧項目負責人推進“螞蟻森林”項目,這里是他們生態扶貧的第一個試點;看到政府試圖聯手民間組織,探索自然保護管理的新模式;看到縣里和鄉里的能人兒一起討論,如何把青梅酒、梅線(一種梅子做的食品)做成包裝精美的伴手禮,讓來看花的游客帶走;看到一些人收入微薄,仍然兢兢業業建設家園。在這里,看見高山峽谷、森林河灘;看見云朵里的羌寨,也看見雨季里的泥濘路段;看見天麻、蜂蜜等農副土特產品;看見白馬藏人戴著白羽毛的帽子上街;看見返鄉青年、文創空間……在這個打車起步價3元的小城里,看見瞬息萬變的時代。

  脫貧一線 深化認識

  這一年,收獲了一些感動,沉淀了許多思考。2018—2019年度是平武縣“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歷史階段。這期間,3200名公務員忙碌在脫貧攻堅一線,“五+二”“白+黑”,實行雙70%(每個單位有70%的公職人員每周70%的時間用來駐村扶貧),自2018年6月以來周末無休??h里幾乎每位幫扶干部私下里都或多或少資助過貧困戶,幫助他們改善生產生活條件、發展產業,激發他們脫貧的內生動力。我看到一群人風雨無阻,時刻把老百姓疾苦放在心上,用心用情幫扶群眾,從推進“四改兩建”工程 (改廚、改廁、改圈、改水,建院壩、建沼氣池或太陽能)到幫老百姓打掃房子、購買家具,從幫助申請無息貸款,到扶持鄉村旅游……他們在岷山深處默默奉獻,不計個人得失,用點滴汗水書寫著動人篇章。對他們的精神,我深感敬佩。

  平武地勢起伏,以山區為主。我掛職的民族宗教事務局精準扶貧幫扶的泗耳鄉位于該縣偏遠地區,進村時常常需要停車搬走擋在路中央的石頭,雨季山體滑坡常見。后來才知道,“泗耳”在藏語中是泥石流的意思。由于山路崎嶇,一些農產品出村困難,很多只能爛在地里。為發展產業,縣政府通過融資修路。公路修好之后,很多小販開車直接上山去村民家將農產品收走。此外,政府還通過金融扶持、無息貸款等方式支持農村產業發展,這些舉措都受到當地老百姓的歡迎。今年,由國家相關部門組成的驗收組在訪查平武扶貧成績時,高度贊揚當地工作做得非常扎實。經核查,平武已達到貧困縣退出標準,圓滿實現了高質量“摘帽”的目標。

  結合所學 服務大地

  掛職是一個雙向互動、互為環境、互為主體的過程,不是單向的一方學習另一方,這種學習是雙向的,雙方互動進而生出能量。與當地各族人民結下的友誼,與這片土地產生的情感聯系,并不會隨著掛職工作的結束而抹去。

  作為一名影視人類學研究者,我在了解平武是最早的民族團結示范典型以及從新中國成立之初和平解放,到少數民族縣待遇恢復落實的歷史之后,著手拍攝“口述平武少數民族社會發展影像志”。共拍攝漢藏羌回各族人士十余位,田野調查為期一年有余,最終完成《龍州史話——口述平武民族工作與社會發展》影像志。不料在完成該影像志一個月后,其中一位78歲的白馬藏人忽然離世。這位老人掌握大量本土草藥知識,是省級非遺傳承人,被稱為“白馬藏人的活化石”。他的溘然長逝是白馬文化傳承的重大損失,之前為他拍攝的影像成為珍貴的歷史資料。那晚在寨子里參加老人葬禮時,其家人邀請我組織撰寫他的悼詞。鄉親們的深厚信任讓我感恩不已,也讓我重新打量自己工作的意義:民族民間文化保護的影像記錄工作刻不容緩。

  2019年5月,我申請的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項目”獲得通過,借此繼續返回平武深入生活4個月。在這段時間里,除了完成縣民族工作影像志的收尾工作及白馬藏族非遺保護影像志后期工作,還受邀為平武縣“四套班子”義務講座“民族民間文化傳承”,就“民族地區的鄉村振興,應如何認識文化多樣性”“在文旅融合背景下,做好民族民間文化傳承,政府應該注意什么”等問題,分享以往工作中民族民間文化保護的案例及經驗教訓。此外,還就縣政府層面如何支持少數民族村民自組織文化傳習、如何推動市級層面“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立法進行交流,為民族民間文化傳承盡微薄之力。

  如今,雖已離開平武大地,但那些曾經交換過的粲然微笑,聽到的困惑與嘆息,見過的泥石流、雨季路垮橋塌、地震余震以及救災人員身上的淤泥、汗水涔涔的臉,還有節前村里慰問鄉親們眼中噙著的淚水、對政府災后重建的感謝……連同涪江、岷山,永遠定格在記憶深處,常常出現在我的夢里。無論走到哪里,這山城的堅韌、喜樂、達觀,往后余生,銘之不忘?!叭松教幹嗡?,應似飛鴻踏雪泥”。飛鴻雪泥人無跡,岷山涪水夢有知。

責任編輯:張月英

天天乐棋牌娱乐中心